Historian Zhang Haipeng (张海鹏) encouraging the media to criticize historical nihilism

Posted on

张海鹏:媒体对于历史虚无主义要敢于发声批驳

记者田依漪、康慧珍采访整理

文章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5年08月04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弘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国际贡献,提高中国书写抗战史的国际话语权,有力批驳诋毁革命英雄的历史虚无主义,光明网理论频道推出最新策划【抗战史•光明忆】,约请一流军事和历史学家撰写独家稿件,刊发系列解读文章。

 

本期推出系列文章第一期,约请中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海鹏围绕历史虚无主义、日本如何成为正常国家等问题发表观点。

 

质疑革命英雄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媒体要勇于发声批驳

目前,黄继光、邱少云、董存瑞,还有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常常遭到一些人的质疑甚至诽谤,这让人难以理解。这些英雄人物个体是千千万万个浴血奋战的革命英雄的缩影和代表,崇敬这些英雄实际上是崇敬千千万万的革命烈士。很多烈士去世时都不过十八九岁,非常年轻。像杨靖宇,去世时候不过35岁,但当时他已经在东北抗联中成为首屈一指的大英雄。他牺牲后,日本军队将他尸体解剖,在他的胃里只有野草和棉花,根本没有粮食!可见当时的抗战环境多么的艰苦。这些英雄都有一个信念,要抵御侵略、保卫新中国,这是一种很崇高的信念。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应该尊敬、歌颂这些英雄。一部分人对这些英雄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认为他们的英雄事迹是编造的,这种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对于这些声音,我们的媒体、网络都需要有声音来反驳。我们要承认历史、承认事实,承认这些英雄都曾为新中国的建立流尽了他们最后一滴血,这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的子孙万代铭记。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媒体应该代表一种正义的声音对此进行批驳。

境外势力煽动是历史虚无主义的重要诱因

 

出现历史虚无主义的原因很复杂,各种可能性都有。也有国外一些势力进行煽动的情况,当年苏联的垮台就与此有关。苏联垮台之前,苏联科学院的专家曾对我说过,在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上,一个苏联学者提供的会议论文就是否定十月革命、攻击列宁,但那时并没有引起苏联官方力量的反击,在一定意义上加速了苏联的垮台。包括美国CIA也是在玩弄这套手段,支持中国民间一些人来攻击我们的革命领袖和英雄人物,以此来混乱人们思想。

 

一部分人受到种种意识形态的影响对新中国的发展成果不屑一顾,甚至对1949年前的国民政府有很多怀念。我之前写过一篇小文章《民国十年生活杂感》,记录了我在民国生活的十年记忆,可以说,我对民国生活毫无留恋。那时我们的长辈每天都在为生活奔波,我们很难从他们脸上看到笑容,生活非常艰难。1949年之后,特别是经过六十几年的建设,如果从生活水平上看,可以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今天人民的生活水平和富足程度是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不可比拟的。所以这些歪曲历史、否定英雄的事件,可能有一些境外势力的影响,甚至其中一部分人会受到台湾的影响,这些势力我们是看不见的。

 

纪念烈士和大阅兵,就是发扬抗战精神

 

发扬抗战精神,继承抗战精神,就是继承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抗战精神就是无论在多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对于外敌的侵入不示弱,我们尽管手无寸铁,也要用血肉之躯来进行抵抗。今天我们更要对为赢得国家民族独立而身先士卒的革命烈士表示深深的敬意,千万不能往他们身上泼脏水,这就是发扬抗战精神。

 

我们今年举行的大阅兵和一系列庆祝活动,也是为了发扬抗战精神,类似的活动应该多做,每年都要做,都要去纪念。阅兵式应该每十年进行一次,这对现代中国人的教育意义非常大,将提醒国人时时不忘抗战英雄,这都是继承和发扬抗战精神的表现。纪念抗战胜利的大阅兵,既提高了话语权,也彰显我们在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促使国际各界思考我们为何这样做,中国在二战中究竟做了什么,有利于他们去认识和认可中国在其中的作用,这也是争夺国际话语权的一种方式。

 

承认在历史上是侵略国家,这是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起码条件

 

东方和西方,也就是日本和德国,对于战争的认识和反省是不同的。德国的反省是很深刻的。纽伦堡军事法庭对德国战犯进行了审判,无论从军事审判或是战后反思的角度,德国的反思和做法是非常彻底的。相比德国而言,战后东京军事法庭对日本的审判并不彻底,最典型的就是天皇不在审判之列。从甲午中日战争开始到日本侵华战争,天皇都是头号罪犯,他能直接干预日本军队的作战行动,是有实权的皇帝,但是军事法庭却免于起诉天皇。日本人始终把天皇视为神,认为天皇的话是不能违背的。但是二战后,在美国直接的参与之下,东京军事法庭并没有对天皇进行审判,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失误。另外,有一些甲级战犯的嫌疑犯,东京军事法庭也没有都进行审判,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他当时是甲级战犯嫌疑人,但是并没有对他进行正式审判,在战后他还当过日本首相。这在德国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日本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这反映了日本对自己的战争历史缺乏反省。

 

历代日本政治家中很少有对战争进行反省的。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关系,在甲午战争以前,中国一直是日本的老师,日本的文化都是向中国学习的。近代以来,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发展起来,成为资本主义强国,开始不断对中国发起战争,完全看不起中国。我们今天回头仔细看,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的《终战诏书》,他只承认从1941年开始的对英作战,战争进行了四年,但并不承认对中国作战。因此,他的无条件投降书实际上是有条件的,他只承认对美英是战败国,并不承认对中国是战败国。所以,天皇的诏书埋下了今天日本否定侵略中国这种历史观的根源。

 

今天我越来越深刻的感觉到,东京军事法庭没有审判天皇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多年前我在日本演讲时候就表示过,中华民族是善于反省自己的民族,而日本始终从来没有从全民族的角度反省自己,也没有从自己是一个侵略国家的本身来反省自己。如果日本不进行反省,那么和中国成为好朋友是很难的。当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强调,日本要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这个愿望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不承认自己的历史,不承认自己的侵略事实,如何能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如何被联合国接受?日本承认、正视自己在历史上是一个侵略国家,这是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起码条件,也是我一直秉承的观点。所以,日本应该学会反省,学会和亚洲各国做朋友,也要学会和欧洲做朋友。日本的福泽谕吉曾经号召日本要“脱亚入欧”,并以此作为日本国策,认为成为欧洲人是一种骄傲。日本曾经表示,中国和朝鲜是亚洲的两个恶劣的邻居,日本不应该和中、朝做邻居,因此要脱亚入欧。虽然这些年也有人提出应该脱欧入亚,但并不是主流声音。所以从总的来说,日本一直没有认清历史,对自身的反省也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