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Sha Jiansun (沙健孙) on the origins and different schools of the theory of history (from the Renmin ribao 人民日报)

Posted on

历史理论的源与流

沙健孙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08月1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历史是人类社会的过去,它是不可能再现的,所以研究历史只能凭借史料。尽可能系统地搜集、整理、分析有关史料是历史研究的基础性工作。不过,对于相同的史料人们仍然可能作出不同的解读、得出不同的结论,这就主要涉及历史观、方法论等问题了。唯物史观的创立,是人类认识史上的一次革命,它使科学地研究历史成为可能。正因为如此,学习、研究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对于推进历史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在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中,固然也批判地吸收了以往思想家的某些积极成果,但这个理论并不是简单地从已有的理论中推导出来的。它从历史实际出发,是对历史现象的抽象,是从对历史的研究中得到的关于历史发展进程的规律性认识。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一部阐述唯物史观的代表性著作,它的副标题是“就路易斯·亨·摩尔根的研究成果而作”。恩格斯的这部著作,主要利用了摩尔根的研究成果,同时也利用了他自己掌握的关于凯尔特人和德意志人的材料以及摩尔根没有掌握的希腊和罗马历史的若干材料。

  诚然,为了用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来指导历史研究,我们首先要对这个理论进行认真学习和梳理。不过,从根本上讲,历史理论的发展历史只是历史理论的流,历史本身才是历史理论的源。为了掌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并不断推动其发展,仅仅依靠钻研历史理论的经典文本、研究这个理论发展的历史是不够的。我们还应当力求对中国和外国的历史有比较系统的了解,以便从宏观与微观的结合上对历史发展的进程及其规律作认真的思考和探讨。无本之木,不可能长为大树;无源之水,不可能成为不竭的溪流。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

  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是开放的体系和发展的学说。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史观已经有160多年。在这期间,世界历史经历了许多新的变化和发展。资本主义发展到它的最高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被突破,社会主义首先在一国而后在多国取得胜利,尽管它后来经历过严重曲折,但仍然在坚持并不断有新的发展。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广大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逐步兴起并不断取得胜利,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前进中展现出许多新特点。适应历史发展的巨大变化,史学界在世界史、地区史(包括以往很少研究的非洲史、拉丁美洲史等)、国别史、国际关系史等研究方面,在中外历史资料的整理编纂方面,都有许多新的进展。这些条件,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在当时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这些成果是我们进一步检验、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的重要基础。但是,历史研究方面取得的这些新成果,似乎还没有被我们充分利用。从事历史理论研究的人,往往注意在钻研、考证、解读有关经典文本上下功夫。这当然是必要的,今后仍需要加强。但是,如果我们的工作主要停留在这个层面,而不去系统了解和有效利用历史发展进程本身及其研究成果,要想在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的创新方面取得长足进展,显然会很困难。

  恩格斯在1890年致康拉德·施米特的信中就曾提出:“必须重新研究全部历史,必须详细研究各种社会形态存在的条件,然后设法从这些条件中找出相应的政治、私法、美学、哲学、宗教等等的观点。在这方面,到现在为止只做了很少的一点工作,因为只有很少的人认真地这样做过。在这方面,我们需要人们出大力,这个领域无限广阔,谁肯认真地工作,谁就能做许多成绩,就能超群出众。”恩格斯的这个建议在今天仍然没有过时。当前,历史理论研究和历史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是互相脱节的。重视对历史发展进程本身及其研究成果的系统了解和有效利用,这应当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推动我国史学繁荣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

  (作者为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