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on the eight crimes of historical nihilism

Posted on

历史虚无主义的八大罪状

张勤德

来源: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2015-08-23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从所列举的八大罪状上,便不难看出,近30多年是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最严重的时期,历史虚无主义是最露骨的反动谬论之一。是可,孰不可忍?

尊重历史,崇敬英雄是实现中国梦的政治前提进

(张勤德在爱国企业家论坛发言提纲草稿)

(相关阅读:“尊重历史、崇敬英雄”首届爱国企业家论坛在延安举行)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日本法西斯宣布投降70周和中央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总结历史经验,展望发展前景,进一步感到历史虚无主义危害极大,必须奋起批判;进一步感到尊重历史,崇敬英雄是实现中国梦的政治前提,必须始终坚持。

历史虚无主义的危险性,主要表现在:

(一)反对和否定近代以来的一切革命特别是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的革命。他们批评所谓“救亡压倒了启蒙”,否定五四爱国运动。对林则徐的爱国行动、洪秀全的革命、康梁变法、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的革命都大加否定,例如,袁腾飞竟然大讲天安门广场纪念的是“杀人犯”。贺卫方则在西山会议上大讲“共产党非法”,还有的文章说,如果没有这些革命,“中国早就实现现代化了”。 同时,他们则宣扬中国什么都低劣,只有走西方的所谓民主宪政道路才有出路;只有信奉普世价值才能与国际接轨;只有接受西方的殖民奴役才能改造中国的文化,改造中国人的所谓国民劣根性。

(二)歪曲和抹煞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光辉历程。有的宣称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以后搞的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什么“民粹主义”;有的硬是把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说成是一系列左”的错误叠加和延续;有的把新中国前30年的大部分时间说成“停滞时期”;有的不仅认为十年文革“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进步和革命”,甚至说成是“一场浩劫”。

(三)抹黑人民英雄,丑化我党我军。他们说邱少云忍受火烧不科学,狼牙山五壮士拔群众萝卜滋扰民众,同时,刘胡兰、黄继光、雷锋等等,都受到了故意的丑化和攻击。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竟然说共产党抗日总共只消灭过几百个鬼子。

(四)集中恶毒攻击人民的领袖毛主席。正如张木生同志所说,他们确实是“灭国先灭史,倒共先倒毛”, 毛主席遭受到的污秽之词、小人之见、无稽之谈的肆意抹黑、恶毒攻击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例如,毕福剑就既攻击共产党、解放军,又用极其下流的语言辱骂人民领袖毛主席。

李殿仁将军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源头,是反思文革和毛主席的“晚年错误”,这很有道理。把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革全盘彻底否定到“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进步和革命”,甚至扣上“浩劫”的大帽子,这个口子一开,历史虚无主义的狂潮自然汹涌而来。

(五)致使党和政府公信力下降。总参谋部王立华大校在海淀区法院为郭松民辩护时,提出震撼人心的两问:“如果一支军队,连自己先烈和英雄的荣誉都捍卫不了,任由邪恶势力肆意践踏污辱而不出手,谁还相信它能够履行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职责,在战场上能打胜仗?如果一个政党,对妖魔化自己光荣历史的敌对势力持暧昧甚至支持态度,对跟着党打天下甚至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忠诚战士受到污辱不管不问,对拍案而起舍身捍卫先烈和英雄名誉权的忠诚党员进行法庭审判,谁还能相信这个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而不认为这个党是走在自杀的邪路上,彻底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

(六)助长邪风,压抑正气。郭建波在谈到郭松民、梅新育被诉案时指出:“此例一开,实际上就是出了这样一个告示,如果再敢于对解构英雄的人‘不敬’,小心让人告了去,遭到法律的严惩。如此一来,必然会助长邪风,压抑正气,法律就成为这些人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反攻倒算的工具。……如果将来一旦出现反&*共的重大事变,又会有多少人能够挺身而出,捍卫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呢?

(七)利用欺骗手段,掩盖真相,欺上瞒下。央视网2015年5月30日做的厉以宁回忆光华管理学院30年十件事实录说“中国的问题在哪里?它没有真正的企业,它的产权不明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是产权改革,产权改革就要通过股份制来实现。于是,我们经管系也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搞股份制,为什么搞产权私有化,所以一段时间虽然我们压力很大,但照样在推进。最后,终于认为产权改革是重要的。”可见,厉以宁在这里说得很清楚,搞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就是产权私有化。但是,他在2003年9月20日第一届北京大学光华民营经济论坛上报告中,却否认国有企业股份化是搞私有化:“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入市场经济体后,传统公有制企业应当转变为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新公有制企业。这个问题不解决,对于‘以公有制为主体’就难以理解。”“中国并非实行私有化,中国正在新公有化。这就是结论。”

(八)极力美化汉奸、卖国贼。他们积极“挖掘”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等人的所谓进步意义,颠倒黑白,为之翻案、贴金,甚至把他们奉为英雄豪杰。例如,有人根据藏在美国胡佛研究所的蒋介石日记,虽然不敢抹煞蒋介石的流氓行为,但要“还一个真实的蒋介石”,吹捧蒋介石,妄图重新写中国近现代史。与此同时,一些人大搞反攻倒算。兰州反动军阀魏鸿飞之子起诉烈士诗歌注释内容的事件,张灵甫被打扮成英雄、其儿子要求厚葬英雄的事件,已经在历史虚无主义的语境中获得了合法性。

仅从以上所列举的八大罪状上,便不难看出,近30多年是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最严重的时期,历史虚无主义是最露骨的反动谬论之一。是可,孰不可忍?

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马列毛派和革命群众包括爱国企业家,站在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最前列。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今年 6月1日,迟浩田上将发表对历史虚无主义“不能容忍”的谈话;《国防参考》发表了将批判的矛头指向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本营《炎黄春秋》的文章;《解放军报》陆续发表了为毛岸英、邱少云、黄继光等烈士正名以及一些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

但是,总的说来,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任务还很重。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以最近这次股灾为标志,表明近几年发生经济大危机的可能性在进一步增加。要化危为机,挽救革命挽救党,最可靠的还是兵民这个胜利之本。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爱国的企业家、红色的网友们,我们一定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英勇奋斗,万难不屈,为了告慰毛主席的在天之灵,为了人民大众的彻底解放,为了实现以毛泽东思想为国魂的中国梦,做出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