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 Meng (楚梦) criticizing the blurred and confused narrative concerning the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clipped Aug. 7, has been deleted by now)

Posted on

This text is to be seen in the context of the current high-tide of commemorating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Chinese victory over Japan and CCP attempts of the past two years to reinstall control over academe, especially over the historical mainstream, which has been and still is — to be sure — not in line with the revolutionary paradigm. The large number of articles criticizing historical nihilism appearing over the past 1,5 years has to be seen in this context too.

模糊混乱的抗战叙述

楚梦

来源:共识网

No longer available, originally posted under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history/xiandai/20150806127669.html

 

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年了,可是中国史学界对这场战争的叙述却一直是模糊不清的甚至是混乱不堪的,尤其以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为甚。

作为战胜国,作为遭受日本侵略和破坏最为严重的亚洲国家,漫长的八年抗战是谁在主导、经历过哪些重大的战役和事件、胜利究竟是如何取得的?我们的历史课本上根本没有讲清楚,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前。我是在改革开放前接受中学教育的,我所读的历史课本中根本没有正面战场的记述,除了共产党、八路军的游击战、地道战、地雷战,苏联红军不进入东北日本就不投降之外,便只有蒋介石扒开黄河大堤淹死几百万无辜百姓、下令将千年古城长沙一把火烧掉、围剿新四军、从峨眉山下来摘桃子的记录。到目前,45岁以上的人大多数都是这样的抗战记忆,而且在不少人的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现在的历史书籍上有了正面战场的记录,但大多是零散的、碎片似的,没法让后人看到中国抗战的整体框架和壮烈画卷。人们看到的大都是些空洞无物的口号和夸大其词的成果。很少出现最高统帅部的战略部署、中国与世界正义力量的协作互动、正面战场及敌后战场的斗争全景、敌我双方的伤亡统计……

我们的抗战叙述几乎是没有细节的,可能也是“宜粗不宜细”吧。在各种资料中,中国抗日战争,到底是如何展开的,重要关头的具体细节是怎样的,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

抗战叙述不仅模糊,而且相当混乱。我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我们的报刊上、内部资料上、建筑物上,到处都是声讨美帝国主义在二战期间向日本广岛、长崎投放原子弹的文章、标语、宣传画,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媒体和其他宣传载体又开始讨伐苏联侵占日本北方四岛的行径,要求苏联无条件归还北方四岛给日本。让小小年纪的我以为是美帝很无理、很残忍。过去要求苏联归还北方四岛,现在又提维护二战后的格局,让人们很迷惑。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都只字不提钓鱼岛,甚至在中日建交的时候也不提这个事关领土主权的问题,尤其让我迷惑的是,我们在要求苏联归还日本北方四岛的时候,怎么不顺便要求日本归还我们的钓鱼岛?上世纪末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让很多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现在不大提“苏联红军不进入东北日本就不投降”了,但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之后除了消灭近10万日军、俘虏近60万日军之外还干了些什么,却又语焉不详。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政府和政府军在我们的历史叙述中却见不到踪影,不知道长达八年之久的战争是如何打下来的?这样的历史叙述在人类历史上可能也是空前绝后的。谁是中流砥柱其实都无关紧要,反正都是中国人,问题是必须要用事实说话,用数字说话。要经得起历史检验。都说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放在古代社会或许有一定道理,但现代社会可能比较难了。

我们的抗战叙述,首先不应该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先烈们。

台湾领导人马英九纪念抗战爆发七十周年的讲话,让我看到了部分事实。他说:“抗战期间,国军以劣势装备与日军浴血苦战,其中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00次、小型战斗3万9000次。国军伤亡322万官兵,包括268位将领殉国,其中上将7人、中将56人、少将205人,其中还包括共军将领。无辜百姓死亡人数超过2000万人,财产损失更是不可计数。”这是一个负责任的讲话,我们的抗战史应该围绕着22次大型会战、1100次重要战斗、39000次小型战斗展开才是,也应该把八路军的战绩数字化、准确化才是。有学者指出,我们的军队、包括进攻中国东北的苏联红军,所歼灭的日军,不少是在日本即将宣布投降的前一周甚至宣布投降之后发生的。这种战果不仅有水分,而且有点专打“落水狗”的意思,不那么义道。

按照美国学者根据日本战中统计计算,在大陆被击毙的日军,共计44万余。一位研究抗战历史的专家张忠义先生,旁征博引日军史料,也得出一个接近的数字,45.5万人。国民党军参谋总长何应钦在《八年抗战》中公布的数字则为48万,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则采用建国后综合统计后的数字55万。当然,也有对此持有异议的专家学者,比如社科院的刘大年教授,就根据国民党军战地统计数字计算,日军在中国阵亡人数超过100万人。有人也统计了中国战场歼灭日军数量,正面战场为53万、敌后战场为52万(敌后武工队的威力真大)。

我们的抗战叙述,对中国政府的种种努力,也不应该视而不见。

比如,放弃内战,一致抗日的行为,比如将红军统一纳入政府军编制并供给武器、军晌,比如蒋委员长在庐山发表的“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的抗战讲话……还有中国国土之外的努力,中国政府代表团奔赴莫斯科与苏联政府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寻求苏联政府经济、军事支持,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的频繁接触及其寻求美国政府的支持,特别是中国驻美大使胡适和第一夫人宋美龄,为争取美国政治、经济和军事支持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胡适任驻美大使四年日夜奔波于美国会、白宫和美各大洲之间、演讲百余场、会见美国政要、名人几千人。1938年,胡适经过多方的周旋,终于说服了美国财政部,达成了以桐油为抵押,向美国贷款的协议。据说,美国冻结日本人在美国境内的财产及取消日本石油等物资的供应,与胡适不断游说罗斯福总统有莫大关系。部分不愿面对现实的美国政客将太平洋战争的罪魁祸首归咎于胡适。在他们眼里,是胡适运用了中国古代的众横捭阖之术才导致了日美的刀兵相见。宋美龄黄跨美国东西部的巡回演讲,让美国人民包括美国国会看到了中国人民抗日的决心、勇气以及危险的处境,赢得了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同情、美国国会对中国政策的改变。特别是1943年2月18日,宋美龄在美国国会的演讲,以略带美国南方口音的英语把中国的英勇抗战介绍给美国政府和人民。她的演讲多次赢得雷鸣般的掌声,有时长达五分钟之久,直至最后全体起立热烈鼓掌。

我们的抗战叙述,不应该忘记盟国对中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