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Pang Zhuoheng (庞卓恒) on the essence of Eurocentrism

Posted on

认清“西方中心主义”的实质

庞卓恒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6月1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6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学海观潮”版刊登《跳出“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陷阱》一文。对此问题的讨论,有深刻的现实意义。“西方中心主义”作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主导意识形态体系,其旨在强调以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和人权为核心价值的西方文明是人类最优秀的文明,决定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它于17、18世纪面世,至今已经历400多年的发展演变历程;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学科领域,都有几位著名的代表人物对它加以增补和提升,力图使它对非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具有更大的渗透力和征服力。

  400多年来,西方资本主义的历史地位和处境经历了几次重大变化,“西方中心主义”意识形态的推进指向也相应地发生变化。17、18世纪,西方资产阶级处于反封建革命时期,它的意识形态代表人物主要强调的是以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和社会制度的反封建的进步性和优越性。19世纪中叶以后,西方资产阶级在国外面临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在本土面临无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在此形势下,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代表人物发起两面进攻,一面针对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一面针对本土的无产阶级,强调资本主义的价值体系和社会制度的优越性和不可抗拒性。

  到20世纪,这两个指向具有了新的特点。其中有两位代表人物的影响尤须关注,即马克斯·韦伯和弗雷德里克·哈耶克。韦伯断言,基督新教伦理中勤奋敬业讲求实效的 “理性精神”是促成西方“理性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断言那种“理性精神”是从西方古代犹太人、希腊人和中世纪基督徒精神中的一种“基因”似的要素发育出来的,是西方文明特有的优越性所在,一切非西方的宗教,包括他所说的“儒教”、道教、佛教和伊斯兰教,都没有那种“理性精神”,所以都不可能产生那种“理性资本主义”,也不可能产生与那种“理性资本主义”相联系的“民主的”政治制度和“独立的”法制体系,只能在专制制度压迫下停滞不前,苟且生存。美国社会学家帕森斯在韦伯理论基础上编制出一套宣扬现代化=西方化=美国化的理论,鼓吹非西方国家要实现现代化就必须走“西化”、美国化的道路。哈耶克也断言,在基督教以及希腊人和罗马人奠定的基础上逐渐成长起来的“西方文明”最珍贵的核心价值,就是对“个人自由”的尊重,由此建立起来的一整套体现自由主义原则的经济、政治、法律和社会制度,是非西方国家应当效法的榜样。他认定社会主义是违反“人性”的,是“必然”要导致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有害运动,呼吁人们起来制止它、埋葬它。果然,20世纪末东欧发生剧变时,许多人就是在各种“哈耶克俱乐部”和“哈耶克协会”旗号下参加“颜色革命”的。

  必须看到,在我们的社会思潮中时不时涌动起来的“西化”潮流,其思想渊源正是来自韦伯、哈耶克等人代表的当代的“西方中心主义”。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应对。

  (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One thought on “Historian Pang Zhuoheng (庞卓恒) on the essence of Eurocentrism

    atreides said:
    June 30, 2015 at 3:36 am

    Reblogged this on 司马琐言 and commented:
    啧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