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Gao Yi (高毅) on public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学回归公共领域

高毅
時間:2015-06-03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历史知识的社会普及,现在有个正式术语叫做“公共史学”。在美国,这好像是个新兴学科,兴起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距今约40年。但对我们来说,公共史学其实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20世纪中叶以来,我们好像就挺熟悉家史、村史、厂史、社史这些东西,还有各种各样的历史知识读物,像吴晗、陈翰笙编的“中外历史小丛书”,都属于公共史学。

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重视公共史学,除了中华民族有一种特别重史的传统之外,可能还和一个事实有关。这个事实就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在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往往特别重视对历史经验的借鉴。比如法国在西方就是一个历史传统比较悠久的国家。法国的18世纪是哲学世纪,19世纪便是史学世纪。19世纪是法国现代化转型特别剧烈的时期,从复辟王朝时期人们就谈史成风,学者们热衷于研究法国大革命,研究法国文明史、欧洲文明史,也热衷于研究其他国家的历史,西方的汉学就是在这个世纪由法国人首倡的。第三共和国时期,法国非常注重利用一般历史知识实行公民教化,传播共和主义。直到现在,法国的公共史学仍然很发达。法国的历史学家特别喜欢“触电”,很多学者充满热情地到电视台去宣讲历史。法国公众对历史也特别感兴趣,一些枯燥无味的历史书籍在法国往往会成为畅销书。法国的34000多个村镇,几乎都有自己的地方史学会。

我们要强调公共史学在当下中国的重要性。目前,学者写通俗历史读物对评职称、评奖都没有什么帮助,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重视这种劳动成果的价值,要克服轻视和鄙视这种劳动成果的偏见。

历史这门学科的首要目标是求真,大家对这一点都没有异议。所以严肃的历史作品不可以是戏说。不过历史文学作品不算历史著作,戏说一下也无妨,像戏说康熙、戏说乾隆,倒也无所谓。这套“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坚决杜绝了戏说,这是很好的。另外这套书强调“细讲”的定位很好。历史要走向大众,就要注重生动可读、引人入胜。怎么才能把历史讲得引人入胜呢?一个要点就是要重视突出细节。细节是历史的血肉,没有细节,只有宏大叙事,只讲大概过程,历史就不生动,也无法吸引大众。当然也不能只讲细节,细节描述要和过程概述结合起来,讲细节也是为了说明一些道理。这套书在这些方面下了不少工夫,读起来跟读一些通史著作完全不一样,这是值得肯定的。

另外,我还想就公共史学的一些基本问题谈一点个人的看法。公共史学有一个多样性的问题。因为社会公众的情况是很复杂的,不同的群体对历史知识的需求也不同,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受教育水平,不同的职业,不同的阶级或阶层,甚至不同的性别,都会导致人们对历史知识的需求存在这样那样的差异。怎么满足各方面的需要,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

通俗化当然也很重要,这是公共史学的生命力之所在。我们知道法国年鉴学派的第二代倡导社会经济史研究,而且特别强调史学的科学化,发展了计量史学,他们的书里很多数据、图表。但这种史学很快就做不下去了,因为他们的书没人看,全是数据、图标,枯燥无味,怎么能让读者提起兴趣?这样一套科学史学就出现了危机,走向了破产,代之而起的是上世纪70年代政治史、事件史的复兴。史学是人文学科,人文学科的重要特点就是要有人情味,要调动人们的感情,要让人们感动,要让人们有兴趣。只有以这种带有人情味的取向去开展公共史学,公共史学才能真正走向成功。

高毅(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