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5

New article by Guo Zhikun (郭志坤) on the academic nature of popular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通俗历史著作也是学术活动

郭志坤

来源:《北京晨报》2015年5月2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我们历史学常常被戏弄,要么被重视,要么被歪曲。上世纪80、90年代,历史学科有一点被边缘化,有的学者认为是史学危机。这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后来又出现了“国学热”,但又是戏说历史充斥着我们的媒体和影视。这也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

通俗在古代是一个褒义词,一直被推崇。宋人就有这样一句话“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这是非常规律性、总结性的至理名言。也由于语言要通俗易懂才能流传广泛而长远,语气必须充满着风格和勇气,才能被人接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publication on academic history in the past century

Posted on

遗业与轨则:百年中国学术论衡

  • 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第1版 (2015年4月1日)
  • 作者:戴登云
  • 丛书名: 文史哲研究丛刊
  • 平装: 206页
  • 语种: 简体中文
  • 开本: 32
  • 品牌: 上海古籍出版社
  • 来源:亚马逊中国,中国图书网综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rofessor Sun Xingjie (孙兴杰) on views of history and the post-war order

Posted on

历史观与战后秩序

孙兴杰

来源:《经济观察报》2015年5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导语:日本和德国虽然都想进入联合国安理会,但是两国的历史观的差异犹如云泥,两国的外交政策也走上了不同的方向,虽然二战过去七十年了,“战后”的秩序依然处在构建之中,没有对战争的深彻认识,也就难以真正超越战争。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与普京一起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二战之前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是错误的,其基础也是非法的。与此同时,日本的南九州却在忙着为“神风特攻队”申请世界遗产。二战的历史依然是当代国际关系无法绕开的记忆,日本和德国虽然都想进入联合国安理会,但是两国的历史观的差异犹如云泥,两国的外交政策也走上了不同的方向,虽然二战过去七十年了,“战后”的秩序依然处在构建之中,没有对战争的深彻认识,也就难以真正超越战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amous historian Ge Zhaoguang (葛兆光) on Gu Jiegang’s (顾颉刚) view of the Chinese nation

Posted on

徘徊到纠结——顾颉刚关于“中国”与“中华民族”的历史见解

葛兆光

来源:2015年5月号《书城》,澎湃新闻2015年5月25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的《顾颉刚日记》,刚到手时曾匆匆翻过一遍,二〇〇七年十月在大阪关西大学遇见专程去接受名誉博士称号的余英时先生,他送我一册刚刚出版的《未尽的才情:从〈顾颉刚日记〉看顾颉刚的内心世界》(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7),看过之后,对顾颉刚的这部日记更有了浓厚兴趣。去年夏初,要在芝加哥大学的workshop上讲“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历史学”,自不免又要涉及这个古史辨领袖,便从哈佛燕京图书馆借出《顾颉刚日记》来读,既作为二十世纪上半叶学术史资料,也作为异域长夜消遣的读物。但日记太多,在美国没看完,八月回到上海后,在酷暑中仍然继续翻阅。

积习难改,虽是消遣却不想一无所获,习惯性地随手做一些摘录,也断断续续记下一些感想。余先生《未尽的才情》已经讲到顾颉刚与傅斯年、胡适的学术关系,讲到顾颉刚与国民党的纠葛,讲到他一九四九年后的心情,也讲到了他对谭慕愚的一生眷念。夫子撰书在前,我没有什么更多的议题可以发挥,只是近来关注“中国”的历史,于是一面阅读,一面随手写一些札记,主要摘录和讨论的,都是顾颉刚日记中有关“中国”和“中华民族”的见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rticle arguing that evolution is an absurd the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從兩點揭露:進化論是謬論

 

来源:看世界

2015-05-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多少年來,在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下,很多人都在致力於尋找化石證據、探尋人類進化的痕迹。殊不知進化論根本就是謬論,人們都被達爾文誤導了,空耗了時光、精力、物力。

達爾文的進化論講,人類是從低等到高等、從簡單到複雜逐漸進化來的。然而現實世界中物種是固定、分明的,並沒有逐漸進化的痕迹,比如猿就是猿,人就是人,並沒有介於兩者之間的“猿人”存在。

對此,達爾文的解釋是:“猿人”是物種之間的過渡類型,之所以不存在,是作為舊種,被新的更完美的新種“人” 消滅了,這就是“新種淘汰舊種”的自然選擇。並且說將來在地層中會發現物種之間過渡類型的化石存在。

那麼“物種之間的過渡類型”概念成立嗎?現實世界真的是“新種淘汰舊種”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on how history should turn towards the masses

Posted on

历史该如何面向大众?

早报记者 许荻晔

 ▲ 《细讲中国历史丛书》

▲ 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左)及出版家郭志坤

来源:《东方早报》2015年5月2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Gao Yi (高毅) on public history

Posted on

公共史学当振兴

高毅

来源:《北京晨报》2015年5月2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