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essor Sun Xingjie (孙兴杰) on views of history and the post-war order

Posted on

历史观与战后秩序

孙兴杰

来源:《经济观察报》2015年5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导语:日本和德国虽然都想进入联合国安理会,但是两国的历史观的差异犹如云泥,两国的外交政策也走上了不同的方向,虽然二战过去七十年了,“战后”的秩序依然处在构建之中,没有对战争的深彻认识,也就难以真正超越战争。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与普京一起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二战之前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是错误的,其基础也是非法的。与此同时,日本的南九州却在忙着为“神风特攻队”申请世界遗产。二战的历史依然是当代国际关系无法绕开的记忆,日本和德国虽然都想进入联合国安理会,但是两国的历史观的差异犹如云泥,两国的外交政策也走上了不同的方向,虽然二战过去七十年了,“战后”的秩序依然处在构建之中,没有对战争的深彻认识,也就难以真正超越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灾难,以至于让今人不忍回首,人类的创造力可以带来一次次工业革命,也能让这种创造力用于杀人,以工业化对方式屠杀同类。纳粹德国用于灭绝犹太人的焚尸炉,日本731部队用来试验细菌武器的活人,这都挑战了人类作为人的伦理底线。70年过去了,经历二战的那一代人逐渐老去,离开人世,二战的恐惧和灾难也慢慢被淡忘,战争的“事实”变成了纸面上的“历史”,而成为文字的历史就变成了可争论的“问题”,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后人的历史观,日本和德国不同的历史观决定了他们对二战的不同认知,当然也会采取不同的方式来面对历史和未来。

今年,默克尔总理访问日本的时候建议日本正视历史,但是,两国不同的历史观决定了默克尔的“忠言良药”如鸡同鸭讲,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还出来“澄清”:日本与德国在二战中做了什么、如何处理战后事宜,以及各自邻国等情况不同,不能拿两国对比。言下之意,日本已经做得也不错了,这也暗合了日本国内要求清算“东京审判史观”的思潮暗合。日本右翼对“战败国”的历史观越来越不耐烦,日本要走向正常国家就需要“超越”历史,其实就是对历史的选择性遗忘。通过拼接起来的历史记忆来建立国家的认同,任何一个国家都很难直面自己阴暗的历史,日本如此,德国也是如此。

二战后德国对历史问题的反思也是经历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最初,德国人的历史教科书基本不包括近代史,尤其是二战的历史。直到1962年,联邦德国有10个地区公布了1933年到1945年间所有的历史,也包括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后来这门课变成了所有学校的必修课,德国的年轻一代,慢慢了解到了德国野蛮的近代史。教科书其实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历史观,也是一个民族精神世界的塑造者,日本当下的教科书也是侧重古代历史,近现代历史并不是重点,多数日本青年人对日本的侵略历史不甚了了。历史教科书远不只是日本的内政问题,而关系它如何看待自己,又如何面对自己与邻国的关系。

人性都是相通的,对于自己的苦难会有深切的记忆,而对自己的暴行却又忍不住去掩盖。但是建立在虚假历史上的回忆,终归不是通向未来的捷径。德国总理勃兰特下跪忏悔,改变了德国政府遮遮掩掩的态度,1979年德国电视台播放了《大屠杀》的电视短片,至少有2000万德国人观看了这部电视剧,虽然情节与历史有出入,但是德国社会接受了一次精神洗礼,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纳粹德国所犯下的罪行是“绝对的”。德国总理施罗德曾经说,“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种族屠杀的记忆,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这些记忆是我们身份的一部分。”德国在历史问题行的认识成为欧洲的典范,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二战以及大屠杀不仅是德国纳粹所为,很多国家和个人都是“共谋者”,对二战的反思也就不局限于德国了。整个欧洲都在努力克服“维希综合征”,历史学家用这个概念来形容法国在战后对历史的暧昧态度,人们数十年来不愿意面对那场战争的真相,尤其是维希政权与纳粹德国的关系,而维希政权居然是伟大的法兰西的一个政权,这个真相的确有些残酷,所以,很多人选择了尘封历史,或者篡改历史。“维希综合征”也不是法国或者欧洲所独有的,在今天的日本尤其如此。

著名历史学家托尼·朱特说:“一个国家必须首先有所记忆,才可以有所忘却。法国人只有实事求是地理解了维希政权,而不像曾经那样选择错误的记忆,才能放下这段历史,继续前进。”对历史的反思也是欧洲走向一体化的前提,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欧洲,如何消解战争期间积累的恩怨和戾气,唯有直面历史“事实”,对历史问题的反思成为欧盟的精神基础,一方面来自过往残酷历史的警示,如果欧洲再次陷入分裂,历史就是预知未来的“水晶球”;另一方面形成了一种忏悔和宽容的意识,形成了反思历史的氛围,对大屠杀的承认是进入欧盟的门票,2004年波兰政府承认了波兰蒙受了来自同胞的侵害,2005年罗马尼亚政府承认了在屠杀犹太人过程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

历史,在欧洲已经不是纷争的根源,而是走向全面和解的机制。毫无疑问,德国的历史观和德国的实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没有人会否认纳粹的历史,曾经有外国人在德国记者面前恭维“第三帝国”,结果被人家给鄙视了。德国在欧洲悄然崛起,成为欧洲的主心骨,居然没有受到外界的质疑,更不用说制衡了,大国政治的逻辑似乎失效了,根本原因在于德国的周边国家并没有将德国视为威胁,而是可信任的大国,德国的大国信誉源于对历史的真诚和反思。默克尔在普京面前的表态,至少说明德国并不会因为掩盖自己的历史而漠视波罗的海到罗马尼亚这些中东欧国家因苏德条约遭遇的苦痛。德国没有因为乌克兰危机而借机扩军,一是对德国乃至欧洲的自信,二是德国不想再走传统大国政治的老路。

看看日本吧,“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物要变成历史记忆,这是反思日本的侵略历史还是颂扬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呢?不知懂美国面对日本这样的历史观会作何感想,吊诡的是,安倍访美之后,日美军事同盟达到了空前的水准,安倍也在积极修改法案,落实日本的军事“义务”。日本政府正在接着各种理由扩军,走向“正常国家”,安倍是想与70年前的日本对接吗?日本和德国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崛起道路,绑定美国的日本,会在历史问题上越来越不真诚,安倍向美国道歉了,但是“神风特攻队”来了。“战后”,在日本是不是越来越遥远了?

(作者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