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article by Guo Zhikun (郭志坤) on the academic nature of popular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通俗历史著作也是学术活动

郭志坤

来源:《北京晨报》2015年5月2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我们历史学常常被戏弄,要么被重视,要么被歪曲。上世纪80、90年代,历史学科有一点被边缘化,有的学者认为是史学危机。这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后来又出现了“国学热”,但又是戏说历史充斥着我们的媒体和影视。这也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

通俗在古代是一个褒义词,一直被推崇。宋人就有这样一句话“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这是非常规律性、总结性的至理名言。也由于语言要通俗易懂才能流传广泛而长远,语气必须充满着风格和勇气,才能被人接受。

千百年来,有些智者一直为通俗体的白话文推广而努力。胡适先生讲过初唐到晚唐乃是一段逐渐白话的历史。1800年前就有人用白话做书,1000年前就有许多诗人用白话的诗做词。

歧视通俗,甚至把通俗贬得一文不值,看来是近代的事情。

为什么要歧视通俗?因为那些故作深沉的文人为了蒙人,以为用拗口谁都不懂的文字来表达,才有文气、才是上品。

通俗读物对于普及中国历史很重要,但又非常难写,所以应该提倡写通俗的历史著作,它是一种很艰深的学术活动,应该列为学术业绩的考评系列,以此鼓励多编辑出版面向大众的历史著作,以普及中华文化、弘扬优秀的中华文明精神。

通俗历史著作是一种学术活动,我认为有四个方面,一是对历史材料的剖析要有学术的造诣;二是对古今文体的转化要有学术功底,把古代的语言转化为大众能接受的通俗表达并不是一般的写手能够完成的;三是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描写要有学术见解;四是既有历史感的体验,又要有学术语境。

通俗作品的写作往往有这样的通病,要么是杜撰,要么是事实,总喜欢用现代人的情感和思维去揣摩古人,对古人的言行妄加评判,其结果是对历史的误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