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publication by Ding Yun (丁耘) on the politics, philosophy and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Posted on Updated on

中道之国:政治·哲学论集

丁耘 

来源:福建教育出版社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书名:《中道之国:政治·哲学论集》

作者:丁耘 

ISBN:9787533466671 

定价:¥45.00 

出版社:福建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1 

编辑:黄珊珊 徐建新

 

【内容简介】

 

“何为中国?何为中国人?”笔者这些年一直朝这个问题方向努力。虽无体大思精之论,平时散出篇章,亦颇涉此。从文明论哲学上说,中国之为中国,非关其他,恰因中国之道。中国之道,贯穿中国古今,贯穿革命、治平,贯穿家国天下、身家性命。中之为中,不偏一隅。中之为中,时中而已。中因时而为中,时为大。时势使然,何碍其偏于一隅?与时而化,时偏一隅,是为不偏一隅。天命不苟,知天命,而后知道、知时。中道之为中,一系天命而已。

全书之文,皆应机而作,而隐然有主旨存焉。离开时机、语境、对象读此类文章,难免格涩不悦,望读者鉴之。

儒家复兴,躬逢其盛,虽不敢公然以儒家自居,且于时儒高论,偶有微词,然因所论颇涉诸儒议题,虽多有异同,蒙论者不弃,亦忝列当代儒家之中,惭愧而已。惭愧之余,亦不拟因他人以我为儒,便曲意阿之,不敢直抒胸臆。如有冒犯,还望谅之。

本书集多年散见篇章而成,包括论文、演讲、访谈、序跋等各种文体,其中有的从未公开。每篇都有原来标题,为配合主旨,有些做了改动。原文标题、出处,均在书中一一标出。文集编撰次序,有些拟议安排,但也谈不上什么深意。读者有心,会意即可。                                                                                                                                                                                                              ——丁耘

【学者推荐】

在中国转型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些严肃而超越俗见的观察和分析,这就要求论者有扎实的理论素养和悲天悯人的胸怀,丁耘的许多作品,都体现出这样的特质,即反对向壁虚构,而立足中国的文化传统,立足中国的政治格局,探索独特的发展路径。

——干春松(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丁耘对中国之道的思考,有着宏大的历史视野和重要的现实关切。他调动古今中西不同的思想资源,并在其中自如地穿梭,其历史叙述和哲学分析错落有致。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他在沟口雄三的影响下,发挥梁漱溟对中国问题及中国建国之路的探讨,提出了自己非常独到的见解。

——唐文明(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

 

【作者简介】

丁耘:现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思想与社会》编辑委员、《思想史研究》编辑委员、《中国学术》执行编辑、《现代外国哲学》执行编辑等。研究领域包括德国哲学(特别是德国现象学与德国古典哲学)以及希腊哲学(特别是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目前关注形而上学的重建与政治哲学传统的梳理。

 

【目录】

引论 政治哲学与中国-中国人问题——从文明学说出发的古今中西问题

 

第一编  中国人问题的现在、过去与未来

我们现在如何做中国人

中国思想史研究的方法论问题

西学研究的“中国意识”——从文明自觉的视野看

在21世纪如何研究五四运动

文化的“五四”与政治的“五四”

从两个三十年到三个三十年——纪念五四运动95周年

论中华政制——儒法关系对现代中国的意义

从孔夫子到孙中山——天安门广场的政治地理学

中华传统与当代中国

中华传统与当代中国学术

2049年的中国

 

第二编   政治哲学与中国问题

斗争、和谐与中道——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

论中华传统——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基础

矛盾论与政治哲学

德性、阶级与政体——从亚里士多德的政体学说出发

罗马法何以可能

哲学研究与古今中西问题——我的复旦之路

 

第三编 中国之道初论

《大学》诠释与现象学

启蒙与儒家——对中西“理性”观之历史的-哲学的考察

生生与造作——论哲学在中国思想中重新开始的可能性

 

后记

 

【后记】

此书得以编就,首先要感谢编辑徐建新先生。徐生与我素昧平生,仅因文字之缘,毅然约稿。无徐生之约,即无此书。徐生素为儒生,持论未必与我全同,有此雅量,儒家复兴或真有望欤?

 

另外,也要感谢三联书店的冯金红女士、《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的柯锦华老师和莫斌先生、商务印书馆的陈小文先生等,她/他们慨然允许我结集出版已在他处发表过的文字。

 

当然,文责自负。如有错讹,与以上编辑朋友们无关。另,本书与作者的前一部文集《儒家与启蒙》有一篇文章重复,为全书脉络需要而收入,在此请读者谅解。

 

最后,在我这些年的研究工作中,张奇峰等朋友在收集资料方面对我有很大帮助,特此致谢。

 

丁耘

2014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