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on historical dramas

Posted on

文化言论:历史剧要建构不要虚构

 朱四倍
2015-02-09
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电视剧《武媚娘传奇》在收获高收视率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针对离谱历史剧情的批评、吐槽。尽管我们承认,历史剧不是教科书,但受众更渴求从电视剧中读出历史的价值和意义。

电视剧《武媚娘传奇》于2014年12月开播至今已接近尾声,虽然收视率节节升高,但该片不断出现的穿帮镜头,离谱的历史剧情,现代化的人物台词也颇受外界批评和吐槽。

历史是现在和过去的对话,而历史电视剧就是“对话”的一种载体。《武媚娘传奇》能取得高收视率和话题度,就在于赢得了受众和电视剧之间共同的兴奋点,同理,引发的争议则表明这个兴奋点遇到了“冷却点”,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尽管我们承认,历史剧不是历史教科书,但从电视剧中读出历史的价值和意义,是二者的共同点。站在这样的立场上,审视《武媚娘传奇》对于我们观察历史电视剧具有多种启迪。

“历史是当代史和观念史”的观点,让我们认识到历史有一定的主观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历史可以成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可以随意剪裁嫁接,可以完全凭着现代人的想象进行历史剧创作。简单地说,历史电视剧可以建构,但不能虚构。如果为了迎合受众,出于功利动机谋取利润进行无底线的虚构,那恐怕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了。

线装书问题、食物问题以及现代感颇强的语言问题,是受众吐槽重点,一方面表明该剧没有完全满足公众的期待,另一方面,说明该剧制造了历史幻景,与公众的基本辨别能力和欣赏水平不合拍,有可能对历史知识缺乏特别是青少年群体产生不利影响,更不能让观众产生对历史科学的理性把握能力。

历史剧可以基于当下语境与历史进行对接,但这种对接不是对历史概念和事实的生硬对接,而是要去还原历史人物的思想、行为,尽量把其建构为当下公众可以接受和理解的“人”。不过,这不是天马行空的对接,不能以游戏的态度进行随意的解构、虚构,不能为了收视而随意消费历史。

美国历史学家海登·怀特曾撰文《书写史学与影视史学》写道,“其实,任何历史作品不论是视觉或书写的,都无法将有意陈述的事件或场景,完完整整的或者其中的一大半传真出来;甚至于连历史上任何小事件也无法全盘重现。每件书写的和影视的历史作品都一样,必须经过浓缩、移位、象征、修饰的过程。”这启示我们,评价历史剧,要看特定历史环境和背景,能不能带给观众一种真实的历史感,不能让受众因为历史剧而产生迷茫、困惑。

此外,历史剧也不能成为被窄化娱乐的历史,不能被演绎为到处都是阴谋和卑鄙的历史。不能为了利益,肆意挖掘历史的阴暗,批量生产仅仅穿有古装而无任何历史底蕴和精神的工业产品。若果真如此的话,就是“反历史”,是典型的“非历史化”书写。

当然,历史剧不是教学书,不是历史,即便是所谓的历史正剧,也仅仅是历史剧的一种,但作为一种文化和艺术,受众有理由渴望制作者更尊重历史、敬畏历史,尽可能多地还历史原貌,降低虚构的成分,更要避免传播错误的、毒害心灵的历史信息。在一定意义上,如果高收视率的《武媚娘传奇》产生的争议能促使历史剧制作走在正确道路上便是好事。历史剧不是教科书,那它是什么?这值得人们进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