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Gao Xizhong (高希中) on history as the carrier of national memory

Posted on

“书名竹帛”:历史承载民族记忆

高希中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1月26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历史的价值和功用丰富多元,在诸多直观的表现形式之下,历史还有更深层、更本质的精神价值。历史既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核心,也是精神基因的承载者、维系者和捍卫者。

 保存民族记忆 促进文化认同

不论对一个民族、国家还是人类社会而言,其连续性之所以得以维系,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历史记忆。如果丧失了对往事的共同记忆,一个民族、国家或人类社会将陷入无边的虚无之中,以往的一切文明成果都将付诸东流。一些古老文明正是因为没有留下足够的历史记载,而被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现实与历史无法割断,一个国家或民族要维系其存在,离不开对往事的记忆,离不开历史这块精神基石。

历史的一大价值和功能就是记录、整理和保存民族、国家或人类社会过往的记忆。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记忆的民族,国人有意无意地喜欢记史、论史,将发生的重要事情记录下来,以便让后人知道事实的真相,或作为立身处世的龟鉴。就我国史家而言,他们以记史为天职,以天下为己任,仗义执言,褒贬善恶。我们民族对历史的记录和评述具有历时性和长久性,彰显着中国独特的历史文化。

作为一种集体记忆,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延续和发展的基础,可以促进民族、国家和文化的认同。这主要有以下途径:一是通过回忆光荣、辉煌的历史,来增强民族自豪感;二是通过重温痛苦、屈辱的历史场景,来激励民族自尊心;三是通过追思和赞美历史上的民族英雄,贬斥民族败类,来提升后人的精神品质。在诸多历史论著和教科书中,这三点都有着充分体现。

在全球化背景下,民族认同不仅没有削弱,而且得到加强。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整理和保存历史记忆,促进民族、国家和文化认同,在全球化时代仍丝毫不减其重要性。历史的这种功能将会长期存在下去。

 

历史是追求心灵超越的基石

不满足于现世而追求超越现世,是人们内心深处的一种渴望;超越个体生命,一直是人类不懈的精神追求。至于如何阐释和实现这种理念,中国文明主要采取刻诸青史的方式。对中国人而言,我们将目光超越现世而投向历史,以求得超越肉体生命的不朽,或永生于历史,或长存于血脉传承。血脉传承既被精英文化所肯定,也为大众文化所接受。借助历史,人们可以超越时空的界限,不但生活在现在,还能生活在未来。刘知几对此作了惟妙惟肖的描述:“何者而谓不朽乎?盖书名竹帛而已。”古人所说的“三不朽”,即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是中国人所追求的不朽方式。

西方文明追求的不朽,是到另一个世界中去。中国文明追求的不朽,则是在谢世后依然留在同一个世界里,即他的生平、功德、思想等留在后人的心里而获不朽。中国人这种不朽理念的“同世”性,发挥着非常现实的作用和影响。这种现实结果往往体现在血脉传承的关联上,并往往由后世承担。一个历史人物无论其善名还是恶名,都会影响其子孙的生存状况,至少会影响他们的精神状况。可以说,中国历史上的思想家、史学家、政治家等,都很在乎自己的身后事,而不愿意在历史中留下骂名,使子孙后代蒙羞。

历史构成了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支点,让人们恰当地规划未来的生活。历史这一深层的、内在的价值,是人们追求“不朽”理念、追求心灵超越的基石。

 

平衡善恶 维护公正

在每个民族发展的过程中,都会遭遇一个很难平衡却又必须平衡的问题,即善恶背离的问题。一个民族若要维护其社会公正,就必须设法在善恶之间保持某种平衡。如何保持这种平衡,一是需要通过法律制度来实现,二是通过社会舆论监督来实现,其中,历史评判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历史平衡善恶的途径,主要是让那些生前无德之人留下骂名,予以追罚,即所谓 “遗臭万年”;让那些生前有德之人享有盛名,予以补偿,即所谓“流芳百世”。因此,历史成为中国人特别是知识阶层倚重的精神支柱。这种具有终极意义的信念,为一些精英之士所坚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就是典型写照。

历史具有的这些深层价值和功用,虽不如其资治或教化功能那么直接、明显,但却作为文化的核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坚守着民族的精神价值和文化基因。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