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on what is the best historiography involving historians from mainland China, Taiwan, Korea, and Canada

Posted on Updated on

什么是最好的历史学

古伟瀛  白永瑞  陈红民 邱燕凌 潘光哲

来源:《南国学术》2014年第2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编者按]2013年9月22日——23日,由哈佛燕京学社(Harvard-Yenching Institute),浙江大学历史系共同主办的““什么是最好的历史学”西湖论坛”在中国杭州市西子湖畔成功举办。为了让更多的历史学爱好者了解此次论坛所取得的成果,直观呈现不同地区、不同研究方向、不同代际学者之间的思想碰撞和切磋交流,经主办方同意,本刊特选取其中五篇文章的观点精华择要发表,以推动历史研究的不断进步。

摘要:古伟瀛认为,应以“后现代”对照中国传统史学,利用传统的资源,采用后现代的“论述分析”方法,避免其所指出的弊端。最好的历史学应该注意质性研究与量化统计并重;同时探索个人动机并进行心理分析,将理性与潜意识的作用共同考量。坚持历史书写“近真”的信念,达到多数可接受的“开放性真相”。白永瑞认为,“好的历史学”应当是历史学家进入其所处的社会现实中,在努力生产和普及社会现实相关的历史知识的同时,不断反思他所提出的实用性是否与公众所关心的问题相符;更具体一点说,“好的历史学”是在按照“学术规范”将社会议题转化成学术议题的过程中得以实现的,未来将会走向“共感的历史学”与“批判的历史学”相互融合之路。陈红民认为,对历史的解读与表达已趋向多元的今天,研究历史的理念与方法也趋向多元,历史学的社会功能也呈现多元,因此,对“什么是最好的历史学”的追问,只能针对不同层次,寻找不同的标准。邱燕凌认为,“最好的历史学”无论是作品还是研究方法,都是优秀历史学家创造出来的;反观这些历史学家的共同特征,都是仔细地对待写作,阅读和教学,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个人乐趣;正是他们非常热爱历史学工作,能从各种不同的实践活动中得到乐趣和满足,才使他们在具有开创性及革新精神的创作中永不停止地追寻,不断地在创建一个个全新的学术领域。潘光哲认为,民国时期蒋廷黻冀望历史能供给大众“知识之光”,如果能点亮“知识之光”,当然算得上“最好的历史学”了,但过往的历史舞台上有哪些问题值得追问求索并没有标准杆尺,怎样诠解其意涵也没有标准答案,都是史学工作者自己选择的结果,而且,天地之间足可制约史学工作者的现实精神/物质条件不知凡几,所以“知识之光”的理想固然崇伟,但从蒋廷黻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时发表文章称誉琦善,贬低林则徐抗英的背景看,这也只是“高贵的梦想”而已。

关键词:历史学 最好 标准 层次 多元

目录:

后现代史学在“最好的历史学”中的角色                                              古伟瀛

走向“共感”与“批评”相融合的新历史学                                            (韩国)白永瑞

什么是最好的历史研究:以蒋介石研究的三个面向为例                  陈红民

“最好的历史学”创造者们的共性                                                          (加拿大)邱燕凌

历史的知识之光如何点亮                                                                       潘光哲

10_What is the best histori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