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Hu Baoguo (胡宝国) on the history of historiography during the Han- and Tang-period

Posted on

胡宝国:“我不是专门研究史学史的”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作者:胡宝国

来源:《汉唐间史学的发展(修订版)》序言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汉唐间史学的发展》出版已十年有余。这次再版,主要工作有两项。首先是删去了一些明显的错误。这样处理后并非就完美无缺了。我知道还有一些不满意的以及可能有问题的部分。但是这些部分并未改动,因为若要大改,那就需要重新研究,因为手头还有别的工作,暂时没有可能大动干戈。

此外,本次修订还新增了两篇短文,一是《读<南史>》、<宋书>推论正史与杂史的关系》,一是《<史记的命运>》。这两篇短文反映了我思想观念上的一些变化。十几年前,我特别强调的是不要孤立研究史学史,要重视史学史与学术史、社会史的联系。这样的考虑当然有其合理性,但回过头来看,也有不足。这个不足就是忽视了史学内部的发展逻辑。所以后来的一些年,虽然不再专门研究史学史,但相关的问题断断续续也一直在思考。《读<南史>、<宋书>推论正史与杂史的关系》一文是专门为这次再版而写的,意在从史学内部寻找问题。《<史记的命运>》则是在写于2006年,发表在《读书》杂志上。此文虽然以《史记》为题,但实际想关注的是唐宋以后史学内部的发展线索。我深知自己并不懂后段历史,所以只是想浅浅地尝试一下,不敢写成正式论文。该文以“读书体”面目出现,正反映了我的不自信。因为这篇文章的发表,也有朋友建议我索性放手去研究唐宋以后的史学史,但是我不敢。唐宋以后史料太多,对我来说是无边的大海,如果一头扎下去,结局将是既不能到达彼岸,也回不到此岸。

本书出版后,我的“身份”成了问题,有人说我是研究史学史的,也有人说不是。后一种意见可能占支配地位。我对这后一种评价很满意。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我都不会宣称自己是专门研究史学史的。研究断代史,本来范围已经不算宽了,如果再把自己局限在断代史里的某一专门史之内,那岂不是太狭窄、太无趣了?人生本来就很短,应该尽量多走走、多看看,给生活增添乐趣。

本书11年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当时签订的出版合同是二十年,现在还没有到期,但是因为时间久远,我早忘记了签约的年限,一直以为只有十年,所以很高兴地就与北京大学出版社签订了再版合同。商务印书馆得知此情况后,不仅没有责怪我,反而还慨然允诺,让渡了版权。这是让我心中十分感激的。

本书初版责任编辑是商务印书馆的谢仲礼先生,这次再版,责任编辑是北京大学出版社的张晗先生。两位先生都为本书的出版付出了辛苦的劳动,在此谨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2014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