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Shen Zhihua (沈志华) on the aberration of oral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口述史的迷雾

沈志华

 

发布时间:2014-07-0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错误的记忆是陷阱

口述历史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当事人的回忆,还有对场景的描述。但是,在历史研究当中,怎么使用这个口述史资料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稍不留神就被当事人给有意无意地引进了陷阱。为什么呢?事情发生久远后的回忆,难免有很多记忆上的错误。另外,其实有很多事情是当事人并不知道的。虽然是他经历的事情,但是原因他可能并不知道。我觉得,徐秀丽老师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她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来帮助当事人整理他的口述。

 

 

所以大家读《李敦白口述历史》这本书的时候,看到了其中有很多注释是纠正了李敦白记忆上的错误。我举个例子,就讲李敦白第一次被捕的事情。李敦白2006年的时候出版了一本回忆录,那是一个美国人给他整理的。那里面说,李敦白是1949年1月20日左右被捕的,如果历史学家确认这个日子,那所有的故事就都不存在了。因为那样的话,你根本就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被捕。这次出版的这本书里,徐老师给加了一个注释,说他这个回忆是错的。在这本书中,李敦白讲了这么一个事情,说他被捕是因为他听到了斯特朗在苏联被捕,又被驱逐出境。因此他李敦白就被捕了,这也是李敦白自己在书里写的。他自己其实也产生了这么一个时间上的误差,徐秀丽老师就给他纠正了,因为斯特朗被驱逐是登了报的,这个时间是确定的。所以我们知道,在斯特朗被捕了以后,李敦白就在西柏坡被捕。但是只看这本书,从头到尾看下来也弄不清李敦白为什么被捕,这时就需要用档案文献来补充。

李敦白被捕的真正原因

我以前看过一份档案,里面讲到李敦白被捕的事情。我现在把这个档案和这个回忆录一结合,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很清楚明白了。怎么回事呢?1949年1月国民党要提出跟共产党和谈,怕美国人干预中国事务,斯大林就给毛泽东发了一个电报,说你不要让美国人参与调停,如果要和谈的话,只能由苏联人来参与。毛泽东回电,说我根本就不想谈,有什么可谈的。于是他们俩就来回地发电报。后来,美国人发表声明,说我们根本就不参与调停。这弄得斯大林非常尴尬,非常恼火,他认为这个事一定是中共中央泄密的。

斯大林觉得中国人嘴不牢,就给毛泽东发电报,说你不要再来苏联了,我派人去。于是他派米高扬来到中国,与毛泽东前前后后谈了12次。现在关于米高扬访问西柏坡的档案,已经有54件。这54件中就包括12件会谈纪要,包括他和斯大林往来的电报,也包括米高扬于1958年、1960年给苏共中央写的报告,这两份报告综述了他访问西柏坡的情况。这样看来,李敦白被捕的事情是由斯大林引起的。斯大林对毛泽东说,一定是你们泄密的。毛泽东当时非常生气,说这是不可能的,这事只有我们五大书记知道,加上两个负责发报的人,就这七个人知道,负责发报的人中,有一个就是你们苏联的。因此不可能是我们泄密。米高扬说,那就是你们周围有什么人泄露了的消息。

毛泽东说也有可能,他当晚就给周恩来发了一个电报,问我们这边是否有美国人?周恩来说有,我们中共中央有两个美国记者。马海德医生也参与中央的工作,李敦白也参与了。李敦白可能更重要,因为他翻译了好多特别核心的高层的文件。

米高扬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就去找了杰列宾(本名阿·雅·奥尔洛夫,密码电报中使用化名“杰列宾”。是当时毛泽东身边的两个苏联军医之一,后在苏联死于空难)。你们知道斯大林回电怎么讲的吗?斯大林说,这就对了,这两个人就是阴险的美国间谍。我现在明白毛泽东为什么说不可能是我们这边的美国人泄密了。你想想李敦白是谁,是周恩来推荐他去延安的,叶剑英给他开的条,又是李先念介绍他入的党,入党还得有五大书记之一批准,李敦白才能入党呢。所以毛泽东怎么能承认李敦白是间谍呢?所以毛泽东坚决反对。米高扬他只是一个传话的,他就没说什么,就又给斯大林发了一个电报,说毛泽东非常生气,说他们是诚实的人,下一步我该怎么办?斯大林回电就两个字--“坚持”。

所以米高扬第二天又跟毛泽东谈判,说李敦白和马海德他们就是美国特务。毛泽东说,好,你们把证据拿出来,你们要有证据我马上逮捕,你们要是没证据,那是不是你们管的太具体了?后来米高扬就没再坚持。这就是档案里头反映的情况。

米高扬给苏共中央在1958年写的报告里面讲过一句,说其实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不知道斯大林为什要这么说,并且坚持这么讲。在斯大林发的电报里面,还有一段话,说那个斯特朗就是美国间谍,她削尖了脑袋到莫斯科来就是为了刺探我们的情报,这个跟后面李敦白被捕可能也有关系。米高扬在报告中说,我离开西柏坡以后,因为我们抓了斯特朗,所以中共受到了压力,最后还是把李敦白给抓了。现在,我们把这个回忆录和苏联的这些解密档案联系起来看,这个事情应该就比较清楚了。至于为什么抓了李敦白,马海德没抓。我猜想可能是因为,马海德是斯诺介绍来的,斯诺跟毛泽东的关系非常密切,马海德跟毛泽东的关系也特别密切。但是马海德呢虽然没有被捕,也被迫离开了中共中央,马海德到底也是受了牵连。大概就是这回事情。所以,我觉得今后我们做口述史,最好让历史学家来跟着一块做。这样就能把握,可信度会比较高。

人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哪怕理想未必正确

其实我跟李敦白还是比较想象的,至少我有三点像李敦白,虽然说程度上不一样。第一,他1949年在西柏坡被捕,1950年押解到北京。你知道他住在哪吗?我就出生在那。因为我父亲呢,他也是解放军人,进城以后,就住在关李敦白的地方附近。所以我想我那个时候很可能见过李敦白,只是我那个时候太小,没有记忆。

第二,他进了两次监狱,我也进了两次监狱,就是没有他时间长。第三个,我想界定一下理想主义者的定义。年轻的时候谁没有理想,但是理想一定会跟现实冲撞,很少有人年轻时候的理想顺顺利利就能实现。能克服现实当中的各种挫折,阻碍,困难,你就成为理想主义者了。如果理想不能逾越这些障碍,那么你的理想就被现实浇灭了,你就不能成为理想主义者。我跟李敦白第三点相似,就是有理想。我的理想,或者说我想做到的,到目前为止,我想做的研究差不多都实现了。但是我知道后面越走越困难,因为现在我的文章越来越难发表了。我不想让徐庆全帮我发文章,就不要把我的理想遇到的阻力给诸位再带来麻烦,那就又失去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初衷,我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但是我想人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理想不一定都正确,看你从哪个角度看。理想主义者对理想主义的判断是一个过程。如果你在一生当中都在坚持这个理想,那么你就是理想主义者。所以我觉得我就是理想主义者。

 

来源: 腾讯书院&青豆书坊

来源日期:2014-07-08

责任编辑:刘一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