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Max. K. W. Huang (黃克武)on “Superstition“ in Modern Chinese Thought

Posted on

《中國近代思想中的「迷信」》

 

來源:鈴木貞美、劉建輝編,《東アジアにおける知的交流》,頁 185-200,京都:國際日本文化研究センタ– ,2013年11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and full article see here.

本文的焦點是近代中國「迷信」觀念的形成與演變。「迷信」觀念在近代中國歷史上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它不但涉及思想史,更關係到到社會史與政治史,並牽動了成千上萬各派宗教信徒的信仰生活。從清末開始「迷信」與「科學」的對峙曾引發了許多激辯,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後,科學取得了優勢地位,此後凡與科學相對抗者,無論是靈學、玄學與許多靈異現象或宗教行為,只要無法以科學來驗證,均被貶為「迷信」。至 1920 年代之後,國共政權均曾先後發動大規模的反宗教迷信運動,如毀廟興學、風俗改良、摧毀與宗教相關的古蹟文物等。此舉至文化大革命,以馬克思主義的無神論來摧毀寺廟、佛像等「封建迷信」而到最高峰。時至今日中共政權將法輪功視為「邪教」,極力禁絕,仍反映出此種對迷信的看法。

過去有關有關「迷信」的研究,一類是研究迷信的內容,如李敖的《中國迷信新研》(台北:李敖出版社,2002 年),另一類多集中於宗教與國家的研究架構,探討宗教發展與國家權力之互動關係,如宗教勢力對政治權力之滲透或國家對各種宗教之管制等。至於從概念史的角度探討「迷信」作為一關鍵詞彙在近代中國之起源與變遷,則並無太多的研究。據筆者所知較為重要二手研究包括沈潔的〈反迷信話語及其現代起源〉(2006 年)、宋紅娟〈迷信概念在中國現代早期的發生學研究〉(2008 年)、金觀濤、劉清峰《觀念史研究》(2008 年)〈迷信〉條目以及陳玉芳〈「迷信」觀念於清末民初之變遷〉(2012 年)等作品。根據上述的文章,目前對於迷信概念有以下幾個看法。
首先,多位作者都注意到迷信為一傳統詞彙。關於迷信在中國的傳統文獻中的用法,沈潔追蹤到唐代的一篇墓誌中,認為此處所稱的「迷信」是指一種「非理性」的心理狀態。不過作者沒有探討此時「理性」所指涉的意涵,與今日吾人所說之科學理性其實有所不同。陳玉芳則沿襲了金觀濤的觀點追溯到清代筆記,認為傳統用法專指「信仰神仙鬼怪」。
至於迷信一詞的現代起源,以上文章均提到 1897 年《時務報》冊 19 中日人古城貞吉所翻譯的〈論歐洲現情〉一文,(沈文及宋文使用 1898 年收錄於麥仲華《皇朝經世文新編》的〈論歐洲現情〉以及陳忠倚《皇朝經世文三編》〈外洋商務巵言〉,然三者實為同一文章 )。該文中提到「奮激土人迷信宗教之心,遂以紊世局之靜謐也」,其中已出現了將「迷信」當動詞並與宗教連用的情況。由於該文是從日文翻譯而來,沈潔也注意到迷信一詞與日本有關,因此日本關於「迷信」概念出現及其傳入中國的過程也值得注意,然而以上幾篇文章均沒有深入討論該詞彙之日本淵源。
在迷信一詞彙從日本進入漢語世界之後,其意義也發生了變化。陳玉芳以金、劉的《觀念史研究》為基礎,認為在 1903 年左右之反對宗教「與儒家的背景有關」,故將宗教與迷信連用,其後科學則取代了儒家作為批判迷信的標準,在 1915 年後,連儒家(如孝的觀念、祭祀傳統、貞操)也成為迷信的一部分。宋紅娟與沈潔則強調迷信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逐漸成為上層文化及統治者對民間信仰的批判的重要概念,並將迷信一詞的誕生與學術獨立、批判皇權專制、建立民主政治與道德啟蒙等民族革命及政治訴求關連在一起。值得注意的是,以上討論均強調迷信與科學的相對關係,並注意到科學取代儒家作為批判迷信標準的現象。
此外,除了沈文沒有明白的分期,以較整體的方式展開 1903―07 的研究外,其他三人均著重新文化運動作為觀念轉折點的歷史地位。
以上述各文作為研究前導,透露了以下幾個可以加強的部分:一、有關迷信觀念之傳統背景以及如何自日文引進,尚有一些細節尚未釐清。二、各文均不夠注意梁啟超在 1902 年後對迷信、智信問題之討論及其意義,以及梁啟超與嚴復等「調適」取向之思想家,從肯定宗教的角度來區分科學、迷信、宗教三者的關係。此一思路與近代中國思想史上對五四啟蒙傳統之批判有密切的關係。三、各文似乎不夠注意相關詞彙之間的互動。一個詞彙的演變,常常會涉及到與該詞彙密切相關之其他詞彙之關係。例如,與迷信概念密切相關的詞彙至少有科學、宗教、哲學、理性、經驗、文明、野蠻等。因此要瞭解迷信這一概念的起源與演變,需要注意上述這幾個詞彙之間的相互關係及其變化。這樣一來關鍵詞彙的研究應以「觀念叢」為研究對象,而不宜只釐清單一觀念。四、詞彙與思潮及社會重大事件的互動值得再深入挖掘。上述沈、宋、陳三文皆以詞彙的內在演化為著眼點。然而一個詞彙內涵的轉變,往往與思潮及社會事件脫離不了關係。如僅以一個抽象的「現代化」過程來看,顯然不夠明確。各文之中只有宋紅娟及陳玉芳論及新文化運動對詞彙的影響。其實,在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二零年代,中國發生的政治、社會與思想變動相當豐富,對詞彙意涵的演變都有影響。這些議題的探究都可以讓我們對迷信觀念在近代中國的演變有更深入的認識。不過本文也無法仔細地討論以上的幾個議題,僅能以迷信觀念的起源與演變為中心,提出一些個人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