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Yang Guoqiang (杨国强) on the nature of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因历史改变思想,因思想改变历史

杨国强

发布时间:2011-12-15

作者:杨国强

来源:社会科学报

摘要:历史不能割断,但是对于历史要经常反思。我们延续历史的时候,经常反思历史,可以多一点自觉,从而多一点自由。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华东师范大学 杨国强

■ 我们延续历史的时候,经常反思历史,可以多一点自觉,从而多一点自由。
从19世纪开始的中国近代化,或者是现代化,如果以社会转型来界定它内涵的生存内容和根本内容,那么这个过程其实到今天都还没有结束。150年以来,我们常常看到因历史而改变思想,因思想而改变历史。
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中国人由讲自强转化为讲富强。中国人讲富强,一开始是自觉,但并不是自愿的。从19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中国在两次对外战争当中,一败再败,从而知道用中国人的办法对付不了西方人。因此,中国人讲富强这个过程都是被西方逼迫的回应,但古老的中国正是借助这个回应才获得近代化的历史起点。
此后的一百多年,富强和进化两个观念互相支撑,用富强解释进化,用进化解释富强,成为中国转型过程当中的核心观念,并且改变了中国本来的观念。富强的主体是国家,富强的本位是国家,民族至上、国家至上。
20世纪多灾多难和颠沛当中,正是这种国家至上的观念,凝聚了我们这个民族,支撑了我们这个民族。同样,进化论也使中国人前所未有地知道了发展的观念、进步的概念,以及世界潮流的概念。一个曾经以中庸和守成为常态的民族,我们今天的思维方式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思维方式,很大程度上都是进化论改造的。所以进化论已经融入我们的历史、我们的精髓。

回顾这150年,可以看到这两个观念所产生的影响。但另一个方面,这两个观念也给我们产生了种种今天要面对的问题。其中最显著的是,以国家的富强和由富强塑成的国家至上的观念。一旦国家至上,民本、民生都不能不边缘化。这种脱节反过来又给中国转型造成重重困难。同时国家至上不能不带来国家权利的扩张和扩大,我们今天讲市场、政府、社会三者关系,常常感慨社会之衰落,你从历史追根溯源,那是由来以久的。
19世纪末期开始,中国人就在寻找榜样,辛亥革命以法国和美国为榜样。这些外国的榜样曾经促使过中国的变迁,但是以外国人为自己的榜样,本质而言,就是中国的问题跟着西方的理论、西方的方法来走,不可能不留下矛盾。
我希望以这个历史背景来重新理解最近30多年发生的中国的变化以及因此获得一种比较深层的认识。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讲,摸着石头过河,但是30多年之后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成为一个讨论非常热烈的话题,究竟有没有中国模式,仍然在争论当中。但这些都成为话题,至少说明我们中国人用自己的办法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得到了世界的公认。
新时期理论从国家至上重新回归到历史中心、发展中心,这不仅同我们传统连接起来,而且重新解释了富强和进化的目的所在和意义所在。从这两点来看,我们今天的转型确实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个非常可以期待的阶段。
历史不能割断,但是对于历史要经常反思。我们延续历史的时候,经常反思历史,可以多一点自觉,从而多一点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