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 on four databases o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Anti-Rightist Movement, the Great Leap Forward and the Great Famine as well as on the Political Movements after 1949

Posted on

檔案作証:歷史上最大災難時代

《新史記》記者 高伐林

《新史記》記者最關心“中國當代史數據庫”,請宋永毅更詳細介紹。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他說,共分四個子庫:

第一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早已完成,在全世界範圍內被廣泛應用。“現在歐美的博士或中國大陸的博士,要寫到‘文革’,很少有人不用我們的數據庫!”

而且,不斷發現新資料,就不斷補充更新數據庫,2002年出版以後,2006年更新一次,2009年更新一次,2013年又在更新。

第二個,2010年出版的《反右運動數據庫》也已完成。也同樣在不斷補充更新,第2版又有1000萬字的材料加進去。

宋 永毅曾對RFA介紹:其中比較珍貴的是“反右”運動中,中共中央辦公廳每兩個星期出一本《情況簡報》,直送毛澤東和中央政治局,這是各地“反右”動態,直 接影響他們決策的,總共出了69期,全部被宋永毅他們得到,“從毛澤東看那個東西,到他指示、到他決策,中央領導的決策,就有一個脈絡可以看清楚”。

“反 右”中各地黨委還出了很多《右派言論集》,如武漢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等。折射出那些被打成“右派”的非常寶貴的思想,這些都是我們民族思考精華結 晶,這些人當時被整得七葷八素,家人也噤若寒蟬,多半不能保存這些資料了,但被搜集到這些“罪狀”中。宋永毅他們收集到近百本這種《右派言論集》。

第三個,2013年出版的《大躍進—大饑荒數據庫》,被宋永毅認爲是已經搞出的三個數據庫中“最精彩的一個”。“精彩”,是說它資料的價值,是以內部檔案為主的。

前 兩個數據庫,內部檔案不太多,像“文革”檔案,是當局管得最嚴的,基本上還是以群眾組織的公開材料為主,不過也有少量檔案,例如1966年“5·16通 知”以後,5月28日劉少奇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批鬥朱德的會議,有關資料就是從中共中央檔案館裡“絕密”檔案中搞出來的。《反右數據庫》也有一些如上面所 說《情況簡報》那樣的內部絕密檔案;而《大躍進/大饑荒數據庫》不同,收入近4000份檔案,都是外面看不到的,例如,四川溫江地區人吃人、甘肅臨夏地區 人吃人的內部上報的絕密調查報告等。


宋永毅。(《新史記》記者高伐林攝)

2014年底,即將出版《建國初期政治運動數據庫》,這樣,四個數據庫,涵蓋了從1949年一直到20世紀80年代初期。“這個時期的政治運動史當然也就是這個時代的歷史,因為毛澤東時代的歷史主要是政治運動史。那些歷史的文獻就全部記錄在案”。

這些數據庫用兩種方式發行:(《新史記》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