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4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Yang Kuisong (杨奎松) on his view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esp. revolutionary history

Posted on

如何读懂我们的历史

标签: 蒋介石  国民党  斯大林
2012-05-14
我们虽然应该注意现实与历史之间的联系,但是不能简单地把二者混同起来,更不能不顾历史事实,想当然地把某一个历史阶段的情况理想化、概念化,然后拿来用在当下。

《谈史求实:中国现代史读史札记》,杨奎松著,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1年11月,38元

See http://yangkuisong.blog.sohu.com/216090667.html.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urbulent Past, Uncertain Future”: Interview with Jonathan Spence on his understanding of Chinese history

Posted on

Turbulent Past, Uncertain Future

03.28.2014
China’s history is not a thing of the past and eminent historian Jonathan Spence explains why
By staff reporters Huang Shan and Long Zhouyuan

(Beijing) –British-born public intellectual, Jonathan Spence, has just released the 3rd edition of his most acclaimed work,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in the United States. This book, a survey of Chinese history spanning from the dawn of the Qing dynasty to the present day, emerged from his introductory courses given at Yale University, where Spence served as Sterling Professor of History for 15 years.

Taking aim at the prevalent idea of Chinese history which begins with the collapse of the dynastic political structure, Spence provides a view in which the country’s periods of weakness can be understood as part of a larger process in its development. China has absorbed many ideas from abroad and in some instances this emerged from both imperial weakness and imperial pressure, said Spence.

In a recent interview with Caixin, Spence talked about his understanding of Chinese history and the modern China. Excerpts of the interview follow.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hD by Li Bo (李波) on “Lü Simian and the New Historiography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20th Century”

Posted on Updated on

吕思勉与二十世纪前半期的新史学

【摘要】:吕思勉(1884-1957),字诚之,与陈寅恪、陈垣、钱穆并称为近代史学四大家。吕思勉治学领域广泛,在中国通史与多项专史的研究上都有建树,并撰写了大量教学用书和通俗读物,同时关注国事、心系民生,发表了很多时论文章,为后人留下了总计一千二百万余言的煌煌著述,为二十世纪前半期中国近代史学的建设和发展贡献卓著。本文以“吕思勉与二十世纪前半期的新史学,,为题,一方面,冀图从学术渊源、治史方法、史学观念、著述特色等角度对吕思勉史学作一整体性的把握;另一方面,则将吕氏史著置于二十世纪前半期的社会、学术背景之中作比较、归纳的纵深考察,从而衡量其在近代学术史上的价值和地位。 第一章“吕思勉的学术渊源与为人为学”,从求学经历、时代环境、个人品性三个方面讨论吕思勉其人与其学,藉此阐明吕思勉的旧学新知与他的人生经历及其所处的时代环境密切相关。 第二章与第三章分别探讨吕思勉的治学方法与思想观念,概述吕思勉在治史方法与经世思想上的具体见解与做法,并说明:作为二十世纪新史学家的吕思勉,其新史学成就,既得益于他对新观念与新方法的积极领受,也得益于他对中国传统学术的继承与发展。 第四章与第五章主要考察吕思勉编著或主编的史学著作。第四章“吕思勉与中国通史编撰”,主要结合二十世纪前半期史书编著与通史研究的整体情况,阐述吕思勉编撰史书的理念与方法,讨论吕氏史著所具有的风格与价值。第五章“吕思勉与《古史辨》”,考察了吕思勉参与编著《古史辨》的过程,并探析了他与顾颉刚等人古史理论的异同。 第六章“吕思勉的治学历程与新史学贡献”,从治学历程、治史取向、学术地位等方面总结吕思勉与二十世纪前半期新史学的关系,考察他由博返约、自专趋通的学术历程,剖析他的治史宗旨与治学取向,最后则分析他的学术地位及其所倡导的“绝去名利之念”的多层意涵。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Liang Xin)
【关键词】:吕思勉 新史学 二十世纪前半期
【学位授予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2
【分类号】:K092
【目录】:

  • 附件  6-8
  • 论文摘要  8-9
  • Abstract  9-13
  • 绪论  13-21
  • 一、选题意义  13-14
  • 二、研究现状  14-18
  • 三、研究思路  18-19
  • 四、文献资料  19-21
  • 第一章 吕思勉的学术渊源与为人为学  21-35
  • 一、“少时得益于父母师友”  21-23
  • 二、时代变迁与身份转换 23-29
  • 三、为人与为学 29-35
  • 第二章 清代历史考据学与吕思勉的治学方法  35-62
  • 一、学术精神与方法的传承  35-41
  • 二、以《日知录》与《廿二史札记》为治史模范  41-54
  • 三、治学成绩的新发展  54-62
  • 第三章 今文经学、康梁学说与吕思勉的经世思想  62-92
  • 一、清代今文经学与学术研究  62-70
  • 二、大同三世说与社会理想  70-79
  • 三、社会政治思想的演变轨迹  79-92
  • 第四章 吕思勉与中国通史编撰  92-132
  • 第一节 二十世纪初的通史编撰与《白话本国史》  93-116
  • 一、二十世纪初的新式通史编撰  93-98
  • 二、《白话本国史》的作史宗旨  98-106
  • 三、《白话本国史》的作史方法  106-116
  • 第二节 吕氏史著的风格与价值  116-132
  • 一、通史编撰与专精研究  116-120
  • 二、撰述的观念与风格  120-125
  • 三、研撰方法与新旧之学  125-132
  • 第五章 吕思勉与《古史辨》  132-145
  • 一、与顾颉刚、童书业的学术交往  132-135
  • 二、古史辨与“古书辨”  135-138
  • 三、古史理论上的分歧  138-145
  • 第六章 吕思勉的治学历程与新史学贡献  145-163
  • 一、由博返约、自专趋通  145-151
  • 二、“再造已往”与“下学上达”  151-157
  • 三、学界声光与“绝去名利之念”  157-163
  • 结语  163-166
  • 吕思勉论著  166-169
  • 吕思勉史学研究论著  169-174
  • 其他参考文献  174-178
  • 后记  178

Writer Yu Hua (余华) on the history of class struggle

Posted on

中国荒诞的阶级斗争史

余华

发布时间:2014-03-27
作者:余华

  阐述共产党在中国的执政经历,可以有很多角度,阶级斗争史是其中一个。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既没有地主也没有资本家。1949年以后,地主和资本家被认为是剥削阶级的代表,地主拥有的田地在土改时被没收了,资本家拥有的工厂在公私合营时被夺走了。
  我的祖父曾经拥有200多亩田地,这是他从祖上继承过来的,可是他没有继承祖上的勤劳节俭,而是热衷吃喝玩乐,每年卖掉几亩田地,到1949年的时候差不多把田地卖光了。
  就这样,他把地主的身份卖掉了,而买下他田地的人成为了地主,在此后漫长的日子里被不断批斗,他们的子孙也是不敢抬头走路。我的父亲很幸运,我也很幸运,我和父亲都应该感谢我祖父不是一个正经人。
  在物质匮乏的毛泽东时代,大家都是穷人,曾经的地主和曾经的资本家也是穷人,很多甚至更加贫穷。那个在贫穷面前人人平等的时代,已经没有阶级了,更没有阶级矛盾,可是我们天天喊叫“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这句口号遍布中国城市和农村的墙壁,我们喝水时杯子上印有这句口号,我们上厕所时墙上刷着这句口号,就是睡觉时也躲不开这句口号,因为我们的枕套上也印着这句口号,让我们在梦中仍然“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今天的中国相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已是面目全非,阶级出现了,斗争也出现了,我们随时可以在媒体报道中看到来自两个极端的真实故事:
  比如一位五星级酒店的洗碗女工,留下客人的剩菜想带回家给上大学的儿子补养身体,被发现后以盗窃酒店财物为由将她开除。让她伤心的还不是失去工作,而是浪费,她说:“东西还好好的,就叫我端去倒掉扔了,作孽啊!”
  而在另外一个城市的酒店里,一位老板请客吃饭,四个人吃了20万元(3万多美元),酒店对这位老板用信用卡支付不放心,坚持要求老板付现金,双方争执之后老板打了一个电话,让手下员工开车运来20万张一元纸币,酒店只好动用所有员工来清点这20万张一元纸币。老板坐在沙发里一边翻看杂志一边得意地说:“老子吃得起,你们数得起吗?”
  再比如,最高检察院今年1月初晒出反腐成绩单:2013年1月至11月,共立案查办贪污贿赂犯罪案件27236件36907人,其中大案21848件,涉案总金额55.1亿人民币。官方借此向人民显示其反腐决心。
  可是在2013年4月,河南信阳人袁冬与另外三名反腐活动人士在北京的商业中心西单打出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结果他们因涉嫌非法集会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反腐行动被遗忘了。
  过去30年,中国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畸形带来贫富悬殊,腐败丛生带来官民斗争。如今,中国社会充满矛盾,“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被“和谐社会”和“稳定压倒一切”口号所取代。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这句曾经响彻云宵的口号就这样销声匿迹。
  所以在过去这64年,中国书写了一部荒诞的阶级斗争史。过去的时代没有阶级了,执政者要求人民: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今天的时代有阶级了,执政者要求人民:千万要忘记阶级斗争。
来源: 读者推荐 | 责任编辑:余氓

Comparative analysis by historian Zhao Qingyun (趙慶雲) of the concepts of “class” and “nation” in Chinese and North Korean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階級” 與 “民族” 的糾 — 中國、朝鮮的近代史書寫

趙慶雲

《二十一世纪》2013年12月140号, p. 99-107.

See http://www.cuhk.edu.hk/ics/21c/issue/articles/140_1303058.pdf.

Thoughtful article by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the National Studies Fever

Posted on Updated on

“国学热”、民族主义转向与思想史研究

雷颐
《二十一世纪》2014年2月141号, p. 4-17.

For an online version in simplified characters see http://www.21ccom.net/plus/wapview.php?aid=103322#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