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ate on history textbooks in Taiwan: 6 (from United Daily)

Posted on Updated on

教育≠對立 歷史課本須回歸憲法

聯合報╱黃清賢/成功大學副教授(台南市)

See http://udn.com/NEWS/OPINION/X1/8454726.shtml.

教育部進行高中歷史課綱微調討論,再度引發去中國化或去台灣化的爭議,使得應建構學生正確知識體系的教育材料,摻進撥弄統獨敏感神經的政治紛擾,讓人擔憂莘莘學子是否會無所適從,從小就滋生異化對立。

歷史教科書本來就是論述先人建立國家的歷程與願景,形塑人民應有的國家意識基礎,世界各國皆然。但在台灣,由於國家定位涉及兩岸關係的爭議,只要談到歷史課綱的修正,就會陷入政治口水的混戰。

想要解決這些爭議,就必須回歸賦予台灣政治正當性的最高法典,亦即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凝聚全民共識以建構國家意識。

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台灣歷史是什麼?應是源自於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中日和約等一系列法理文件,也就是台灣應包含在一九四七年制訂的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而這樣的架構使得台灣與中國大陸不應該以兩條平行線來看待歷史。

更何況一九九一年起的一連串修憲中,前言還特別強調「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而增修憲法條文。不論是藍營或綠營,都曾經在這樣的憲法架構下執政,因此中華民國憲法架構正是也應是建立台灣歷史的基礎。

放眼世界各國,歷史教科書均是建立正確國家意識的載體。以美國為例,黑白等種族爭議確實長期存在,教科書對此雖不隱瞞,但也不願意檯面化,所以強調在種族融合中建立國家的共識,亦即各種族團結努力,建設美國成為人人是英雄的偉大國家。

在德國,二次大戰經驗讓他們反省為什麼會出現希特勒,因此對過去的錯誤,歷史教科書宣導不能重蹈覆轍的意識,進而凝聚德國人對於國家發展的正確認識。

以色列雖然建國時期與周邊阿拉伯國家有衝突歷史,但在和解趨勢下,教科書也逐漸調整成如何與這些國家和平相處,建立國家永續發展的共識。至於在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造成的黑白種族裂痕,在民主化後必須弭平,所以歷史教科書論述黑白族群對於國家皆有貢獻的意識,凝聚認同。

回到台灣,歷史教科書應帶給國家未來主人翁什麼樣的國家意識?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論述台灣歷史是正確道路,因為對內可以凝聚各方共識,對外可以穩定兩岸關係,更可以建構人民遵憲守法的民主國家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