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 Guoyong (傅國湧) on history as the heart/soul of a nation

Posted on

历史是一个民族的心灵

傅國湧

【傅國湧《百年尋夢》(歷史隨筆自選集)前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来源:和讯博客2015年2月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 “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始作俑者

“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直至今天,這句流行了六十多年的話還未退場,不少人信以為真,以為胡適真的說過這句話。這是當代史上一個新版本的“三人成虎”。盡管早在2003年,謝泳就在《新民周刊》發表《胡適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一文指出,胡適沒有說過這句話,這是1950年代批判胡適時,許多人由另外一番話曲解、改編的, 與胡適原意恰好相反。1919年,胡適在《實驗主義》一文介紹詹姆士的實在論哲學思想時說:“實在是一個很服從的女孩子。她百依百順的由我們替她塗抹起來,裝扮起來。‘實在好比一塊大理石到了我們手裏,由我們雕成什麽像。’”【原載《新青年》1919年 第6卷第4號,《胡適文集》2,北大出版社1998年,212頁】並不是指向歷史。1955年三聯書店出版的《胡適思想批判》第六集收有馮友蘭的《哲學史與政治——論胡適哲學史工作和他的反動的政治路線的關系》一文,謝泳讀到了這番話:“實用主義者的胡適,本來認為歷史是可以隨便擺弄的。歷史像個‘千依百順的女孩子’,是可以隨便裝扮塗抹的。”他推測“歷史是個任人打份的小姑娘”的流行可能與此有關。【謝泳《雜書過眼錄》,中國工人出版社2004年】馮友蘭此文最初發表在《哲學研究》1955年第一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eng Yeying (曾业英) arguing that the verification of historical material and facts is of primary importance for research on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研究首重史料辨伪和史事考证

曾业英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8-2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留存至今的史料不一定每件都不客观、不真实,存在不客观、不真实成分的史料,也不一定全部不客观、不真实,关键看你是否坚持‘论从史出’,是否重视史料搜求,是否具备史料辨伪意识,是否能采取有效方法,对史料进行精审考订,细密推敲。”作者在文中论述了史料辨伪和史事考证的重要性和方法。
蔡锷与小凤仙
各方皆在自觉不自觉中,或多或少地抛弃史学界长期形成和尊奉的实证原则,忽视历史研究首重史料辨伪和史事考证的优良传统,而这恰恰是“后现代”理论所极力倡导的。“后现代”理论虽派系林立,但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根本无法以实证方法重现客观历史。他们普遍认为历史研究者“必须选用修辞来编制史实”,史书的叙事“无所谓虚实”。其代表人物怀特(Hayden White)就曾说过:“所有历史著作的内容,发明出来的不亚于发现出来的,直言史书与小说并无多大区别。”在他看来,“文本不可能反映真实的过去,任何史书,既无所谓真相,自毋须辨证文本真伪,无庸客观史事佐证,但求论述之一致、连贯与明白而已。”“后现代”理论所以否定历史的客观性和真实性,最重要的理由是它认为史料本身就不客观、不真实,不但包含着记述者的偏见、局限和误解,还是一种与客观实际没有必然联系的语言形式。依据这样的史料撰写的历史,自然不会客观、真实,只是一种类似文学“想象”的产物。一位荷兰籍学者在谈到“后现代”历史学家与“现代”历史学家对待史料证据的不同态度时指出:“放在科学的世界图景中来看,并就我们最初都接受的历史观而言,现代主义者所理解的证据,在根本上乃是过去发生的事情的证明。现代主义历史学家遵循这样一条路线:从他掌握的资料和证据中,可以推导出隐藏在资料后面的历史实际来。另一方面,在后现代主义的观念中,证据所指向的并不是过去,而是关于过去的另一些解释,而我们事实上正是为此而使用证据的。”在“后现代”论者看来,这种史料证据并不“一定包含关于过去事件的真实信息,史家运用这样的史料来解释历史,只是一种语言层面上的‘智力游戏’”而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ao Xishun (曹昔舜) on the film “The Cairo Declaration” (开罗宣言) as an exemplary case of historical nihilism

Posted on Updated on

The recent Chinese movie “The Cairo Declaration” included a scene where Mao Zedong was shown as participating in the conference at Cairo, which of course is counter-factual. In reaction to that many pictures have shown up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with people faking photographs of the Cairo meeting that included themselves, thus making fun of such a-historical propaganda.

This article has to be read with this in mind and in the context of the sharp critique over the past two years voiced against historical nihilism (see the many posts on this blog). This critique of historical nihilism is trying to turn back the rejection of the revolutionary paradigm (which is identified as the core of historical nihilism) that has dominated Chinese historiography over the past 20 years. Lately, the historical role of the GMD and its army during World War II in general and of Jiang Jieshi in particular have become another contested topic in this context.

《开罗宣言》:历史虚无主义“典范”

曹昔舜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2015-08-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虽不能说毛泽东与开罗会议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时中国共产党已是中国抗战的第二大政治力量,但电影《开罗宣言》里却将其与另外两个参加了开罗会议的二战盟国领袖并列,还踢掉真正与会的蒋介石,如此明目张胆的对历史“张冠李戴”,是明显不尊重历史的行为。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由中国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开罗宣言》将作为官方二战献礼影片于9月3日全国公映。然而,由于电影人物海报中用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取代了参与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将毛列为二战中世界四大伟人之一的行为而被指严重篡改历史,成为舆论关注的一大话题。

众所周知,《开罗宣言》乃是1943年11月22日-26日,由当时的美、英、中三国首脑于埃及开罗举行的开罗会议之后的产物。当年代表中国参加开罗会议的正是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还称蒋介石是“四强首脑之一”。当时的日本战败之势已经初露端倪,罗斯福希望组织中美英苏四国,商讨对日作战计划及战后对日惩戒问题,同时,也希望借此会议,支持中国政府继续在对日作战。因此,他还说服了对中国不屑一顾的丘吉尔,并三次发电报邀请当时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蒋介石与会。不过蒋介石有所顾虑,他担心无法同未与日本决裂的苏联达成一致,并影响苏联对华援助,蒋也深怕苏联以中共问题作为谈判的前提条件。直到确认苏联不参加开罗会议,蒋介石才赶赴开罗,成为开罗会议三巨头之一。因此,可以确信无疑的是,历史上参与开罗会议并发表《开罗宣言》的中国领导人是国民党蒋介石,和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并无甚关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Tian Liang (田亮) on the special contribution historiography made to 2nd Sino-Japanese war (from Renmin ribao 人民日报)

Posted on

以笔代剑 以学术报国

史学对抗战的独特贡献

田亮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08月1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与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之间的一场殊死较量。面对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中国史学界同社会各界一样积极行动起来,以笔代剑、以学术报国,用史学著述为抗战大业服务。抗战时期,无论哪个史学流派,只要是爱国的,都在抗战的大旗下汇集,为争取民族的独立和解放贡献自己的力量。抗战时期的史学有着颇为独特的史学思想、史学方法和史学成就。

  抗战时期史学研究的热点

  阐发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在中国历史上,为了抗击异族入侵、反抗民族压迫,涌现出大量民族英雄。此外,在历代政权更替的战争中,也涌现出无数忠臣义士。在这些历史人物身上体现着中华民族极其崇尚气节等优良传统。这些优良传统在国家遭遇外患时会大放异彩,发挥其无可替代的文化导向功能。抗战时期,借助史学家的如椽大笔,中华民族这些优良传统得到深入阐发。首先,表现为具有民族气节的历史人物传记大量出现,历代节烈之士事迹广为传播。张骞、班超、苏武、岳飞、陆游、辛弃疾、文天祥、戚继光、史可法等民族英雄被热情讴歌,而张邦昌、刘豫、秦桧、贾似道等在历史上主张妥协投降政策的历史人物则遭到无情鞭挞。历史人物评价和史学评论几乎将是否坚守节操奉为唯一标准,从而将传统史学的劝诫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其次,体现在国史的编著上。“民族之所以悠久,国家之所以绵延,全赖国史为之魂魄。”一国历史是民族精神最重要的载体。在以史学经世思想指导下,史学家们在抗战时期都极为重视通史的研究和著述,出现了缪凤林的《中国通史纲要》、吕振羽的《简明中国通史》、翦伯赞的《中国史纲》、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吴泽的《中国历史简编》、吕思勉的《吕著中国通史》、张荫麟的《中国史纲》、钱穆的《国史大纲》等一大批通史著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Kang Yu (康宇) on Qing classical studies and their impact on the reconstruction of the methods of interpreting the Confucian classics

Posted on Updated on

论清代朴学对儒家经典解释方法的重构

康宇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8-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内容提要】面对明末儒家经典解释陷入空谈流弊,文本解读空间日益萎缩的现实,清代朴学家们对盛行于前代,以“心学”为主导的“诠释”方法提出了质疑。他们以“考据”替代“诠释”,复原“本经”与“本义”;以“新义理学”替代“理”、“心”本体论,消解解释形上学;建构语言哲学,拓展文本解释理论。重构出的儒家经典解释方法,使儒学重又焕发出新的活力,它将中国古代考据学推向高峰,不仅影响了清代史学的治史观念,更成为20世纪“新考据学”方法范式的直接来源。当然,该方法内部存在着无法回避的理论缺失,这也成为其在清末走向衰微的重要原因。

关键词】朴学;儒学;经典解释;考据

【文章来源】《文史哲》2011年2期。

【作者简介】作者系黑龙江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

说明】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项目“儒家解释学的产生与发展”(08JC720004);黑龙江省教育厅一般项目“经典诠释的张力——宋元明清儒家四书学研究”(11552190)。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he 22ns ICHS in the Chinese media: Report on Xi Jinping’s message to the congress

Posted on

习近平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2015-08-24 08:11
来源:光明网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学习经典】—— 跟习大大学引经据典(四十)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特刊

习近平: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习近平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2015年8月23日,第二十二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在山东济南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信,向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习近平在贺信中说,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he 22nd ICHS in the Chinese media: The first ICHS outside of Euro-America

Posted on

历史科学大会首次“走出欧美” 中国史学研究获国际瞩目

 

2015年08月26日 17:24:37

来源: 新华网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新华网济南8月26日电(记者刘宝森、王子辰、孙晓辉)记录研究历史的国际历史学会也在书写和改变着自身的历史。这个成立于115年前的国际组织8月首次走进亚洲,选址中国,史学研究欧洲中心主义格局开始出现松动,中国收获国际史学界更多关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